唯美的版画,坚毅的斗志 ----------悼念夏朋烈士

专业基础部造型一班 刘悠扬

  一次木刻运动,一幕感人的话剧,一段黑白岁月,一位烈士,铭刻记忆的花絮。
  有幸在纪念夏朋烈士及木刻运动60周年之际,在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观看到美院学生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
  夏朋,原名姚馥,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是一名优秀党员,她以木刻为武器,弘扬共产主义精神,发表了《四等李湘》《清道夫》等一大批反映劳动人民形象的作品。后来,不幸被捕,饱受折磨,病死狱中,时年24岁。
  夏朋,你是一个多么柔弱的女子,你清瘦的身体依靠在墙面上的黑白照片,至今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你的色眼睛炯炯有神,释放的是革命的烈火。夏朋,你本是一个画画的,学艺术的花季少女,你本可以远离这次政治运动,可是你一腔的爱国热血,及你对日本侵华的愤恨,让你毅然地选择了革命。夏朋,你那些木刻的版画是革命精神的凝聚,是倡导人民,引领社会的一杆旗帜。你用你的智慧与腐朽的当局斗争,你用你的坚强与欺压你的狱卒抵抗。夏朋,你在地下党员李友邦的指引下,加入中国共产党,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你的坚持与肯定的内心,与你那稚气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夏朋,你承担了太多,超出一个女孩子承受的能力。你的青春,你的理想,你的奋斗,都贡献给了共产主义事业。你在那动荡的岁月里,毫无反顾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夏朋,你的名字被载入历史,校园里你的铜像炯炯有神,前面堆满了鲜花。
  夏朋,你虽遭遇了不幸,但幸运的使胡一川他对你的心始终如一,从那个送别的桥头开始了你们的爱情,你和他在革命的道路 ,他对你的爱至死不渝。你们一起创作了大量反映下层劳苦人民的木刻和版画,在形势紧张的情况下,仍然组织救国展览。你们一同经历革命的风风雨雨,把你们的爱情故事,渲染得更加壮丽。即使你们被捕入狱,重重阻难也没有阻断你与胡一川的思念和联系,你们借用包袱传递书信,借着栏杆缝隙露出的一丝昏黄光亮,看着亲切的字迹,你读出了甜蜜,读出了幸福,读出了希望。几十年过去了,胡一川回到夏朋逝世的地方,他摸索着寻找着追忆着,那画面忽然让我想起一位作家悼念奥斯维辛集中营死去的儿童时说的一句话:“地下的还是儿童,地上的已不再是儿童。”然而,现在地下的夏朋,你依旧年青,地上的他,已经老去。记得在话剧末,年老的胡一川回过头,看着年轻的他和你,时光与岁月在穿梭中交织,场景在那一秒钟定格,我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60年过去了,这个年代已经不再充满战争与动荡,但是我清醒地知道是你们那一代人缔造的,你们的坚持,你们的斗争,你们的牺牲,换来了今世太平。
  悼念夏朋,悼念那个柔弱的女子,悼念那个热爱艺术的女子,悼念那个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女子。
轻轻的,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你留下的精神成为永恒的传奇。
  那天,夏朋的胞妹专程从美国坐飞机赶回来看这场话剧,我看到许多老一辈的爷爷奶奶安静地坐在那里观看,我不知他们会想起什么,只记得他们步履蹒跚的背影,沉淀着岁月的沧桑,全场座无虚席,掌声连绵。
  至今我仍记得会场里那回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