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我还醒着

设计艺术学院 钱 哲

   我有个习惯总是在睡前拉开窗帘为月光留条小缝,因为我喜欢清晨第一道曙光在眼角跳动,喜欢在还没做好一切准备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慢慢地睁开双眼欣然地迎接崭新的一天。享受醒后朦胧到清醒的过程,我知道我醒了。
  有段时间,我很迷恋睡醒的那一瞬间,我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活着,惊奇地感觉到自己还很“清醒”。四月的某一天,我们组织了踏青,同时还拜访了辛亥革命纪念馆,了解了为中华崛起而保持清醒的烈士。看着那些怀旧的报纸的历史记录,看着那些可爱的人,我们不得不为之动容。现在他们睡着了,静静地躺在青草下,每天都会有微风为他们传递外面的信息,大地母亲也温柔地毫不厌倦地搂着他们唱着摇篮曲  他们睡着了却还能为我们醒着的人提供美好,带来宁静,也许这就是我们从小听到大“贡献”这个名词的另一种诠释吧。
  我有时也常在想自己能学些什么,自己能干些什么,能为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家族,为自己的学校,为自己的国家做些什么,想为周边的人带来欢笑,我想有自己醒来的价值。我很荣幸在这片土地生长,同时有时也会听到周边的抱怨,我觉得这很正常,人都想过得更好。重要的是你抱怨完,你会干什么,继续原先的生活方式,还是试着改变。我认为明确了适合自己变好的方向,必须果断勇于改变。所以我很敬佩的毛爷爷站了起来,他不仅仅为自己,为祖国,还为我们今天醒着的人带来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党”我最喜欢的代名词,它并不是大家所误认荣耀的代名词,而是试图让我们变得更好的强大力量。我很荣幸能加人这股力量当中,也许现在还是花拳绣腿使不上力,我也正努力地寻找自己的位置,自己在社会位置,希望有事半功倍的功效。人的存在感不仅是醒着的感知,同时也是被逼出来的。在中国被欺负时,中国被逼出了个毛爷爷,中国被逼出了一支强大的队伍,它的名字叫作党。被逼出的力量是强大的,那是人想变得更好的本能反应。今天中国的繁荣和和平是来之不易的,是龙的传人一代代交接下来的,今天交到了我们的手中,很兴奋也想变得更好。最近,利比亚被人欺负了,让我明白战争是用舌头解不开就用牙齿咬的活动。在即将发生口角之前,我们必须有足够的理由理直气壮地去说服他们,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需要和平,让口角过去,让和平到来,所以我们必须强大。我是属于80后,我荣幸地见证了祖国发展最为迅猛的阶段。发展到今天,我们也遇到了一些挫折。正如你在通过马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红灯,那你也应该要知道,你将会得到和红灯一样多的绿灯。对于过去的努力我们要感恩,对于未来的美好我们要有莫名的自信。现在的我还在学院里深造,我一直认为读书是个好东西,就想坐上了“会飞的毯子”,让我瞭望,让我前进。我不想做一个背着校园名号的寄居蟹,不想因为以自己还是在校的学生而脱离了社会。毕竟我也是个社会人,我也想有自己的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我想做个醒着的人,想在阳光下跳跃。
  如果用秒算,想想人的路其实也挺长,但醒着的时候不多。乘坐时间的快客,也许不久的我就会拥有自己的孩子,看见生命的延续总让人感慨万分。做父母是个专业性很强的职业,可大部分的父母未经任何培训就上岗了。回头仔细想想我们不懂事的时候任何事总会让父母“买单”。昨夜凌晨5点,一个巨大无比的雷声像将我撕开了一样让我从惊恐中瞬间惊醒。许久,窗户还在晃动,窗帘还在呼啸,我的心还在剧烈地跳动。那时惊恐未定的我在想要如果现在的我只能做最后一件事了,那么我想为自己的父母买次单。我一直认为想要变得更好,从孝做起,从生活做起。今年党迎来了第90个生日,借此机会我想对自己母亲大声地说声“生日快乐”还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