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一杆“革命老枪”

上海设计学院 钟佳琪

  在我的老家宁波市鄞州区,有这样一位老人,虽然他不与中国共产党同龄,但他却有着六十多年的党龄,在他还是13岁的时候,就参加了革命,历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并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进入暮年之后,他又默默的为鄞州大地奉献余热,勤勤恳恳为村里办事。从他的嘴里,我们听到了一个个发生在他身上的革命故事,这些故事,化作一个个鲜活的爱国主义教育题材,时刻勉励着我们。而我,就是在他的故事里,慢慢的成长起来,是他的故事,让我对曾经的历史有了更深的了解;是他的故事,让我对现在的生活更加的热爱。
  这位老人叫石来泉。在我们鄞州区,很多人都将他称为一杆拭得发亮的“小米加”。
  石来泉老人原是江苏南通如皋县萧溪村人,1944年7月就参加了革命,当时他才年仅13岁。1947年在前线入党,从长江以北一直打到以南,为新中国的诞生南征北战十余年,这磨砺化作了伤痕与荣光,并肩在老先生的记忆中闪光。
  老人在早年的江南战役中便开始执行任务了。当时石来泉还是一位十多岁的毛头小伙,正式凭借着年龄的优势,他成为了一名通讯兵,任务是穿过重重防线递送信件。当时部队在浙北一带,多是丘陵地形,送一封信就要赶两三个钟头的路程。每天都要重复着穿越敌占区,在我军间传递信息。遇到紧急情况还要日夜兼程。老人告诉我们:“当时送信件动作一定要快,要迅速,不怕苦不怕累!有时还要赤脚作战。”后来因为形势的变化,全军撤回了苏北继续作战。在抗战胜利后,他又被编入陈毅、粟裕的部队。
  众所周知,1947年5月,陈毅和粟裕组织指挥的孟良崮战役,全歼蒋介石“王牌军”第74师三万二千余人,击毙敌中将师长张灵甫,迫使敌人全线后退。老人依然清楚记得当时的情况,当时大军开到山东莱芜,以气吞山河之势拿下了数万国民党军。国民党高层不得已调出了全美式装备的王牌74师。他所在 的部队,利用了机械化武器难以在崎岖上路上施展威力的致命缺陷,在狭隘的山路上强硬地狙击了这支王牌师,迫使74师开入山里。经过几天的攻坚战,老先生的部队成功击溃了74师,给予国军沉重的打击。从莱芜打到孟良崮,军队用了不到20天的时间就歼灭国军9万多人。
  这是段光荣而又艰辛的历程,当时敌我力量悬殊,士兵们还要克服众多生理上的困难,由于食物贫瘠,供应不足,又在荒郊野外,军队里的人三天都没吃到一口饭,五六小时都没喝上一口水。
  老人追随党南征北战的故事远不绝于此。在此后的一次战略战役中,老先生的部队穿越了山东,安徽、河南、河北四个省,在物资缺乏,前有狙击,后有追兵的危机状况下挺了42天。而这42天里,军队都没有吃到一粒米。当老先生回忆起这段艰苦卓绝的岁月时,眼角不禁溢出了泪水,血与汗的记忆化成了今日的荣光,他悄悄地把这泪水抹去,今天美好的光景正是这一代人用苦难博来的。
  此后,老人还以连长的身份,亲历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跨出国门帮助朝鲜兄弟。老先生在山东枣庄战役的时候被弹片击中腹部,1952年,因负伤化脓发高烧后来从抗美援朝的阵线上被命令前往医院动手术治疗。三天后又被安排到中国海军航空兵通信训练大队。1953年,老人在山东结婚,2年后调到南京军区担任飞机驾驶员。1958年冬,老人到宁波复员,当时在姜山开支部会议的时候被选为石家村石路头村支部书记,之后一直勤勤恳恳为村里办事。
  老人家里一直珍藏着抗战时期的各种军徽和奖章,墙壁上还挂满了珍贵的照片——这都是老先生一生的回忆。如今已经80高龄的老先生看上去依旧精神矍铄。回顾为祖国奋斗的经历,老人说:我是一名新中国人,我是一名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