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历史的枝头微笑
高职学院 平面设计系3班 田玮

  人活着,最要紧的是寻你到那片代表着生命绿色和人类希望的丛林,然后选一处高高的枝头,站在那观览人生,消化痛苦孕育歌声愉悦世界!这可真是一种潇洒的人生态度,这可真是一种心境爽朗的情感风貌,历史,站的高些,萌生为人类吟唱新的歌声的兴致,为世界招来更多的诗意。
  它涵盖所有流逝的岁月,没有人能够躲避它的剖视,就像一个人在海里游泳无法摆脱水的拥抱,你跃出海面潜入海底,海水还是要淹没你,哪怕你变成一条飞鱼,展翅在天空滑翔,最后免不了仍会落进海里,没有人能够超越历史。
  历史的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间,雨露滴在你的胸膛,我们走在中国的大地上,我们与你在一起,走过了我们的爱,爱一如既往,当历史走过我们的时候,我们和新闻在纸上,你见不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和新闻在路上,我们是观察者,历史是见证者,我们是记录着,我们是报道者,我们执著地寻找真相,追逐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我们回到了根部汲取力量,我们倾听,我们观察,我们张开浑身的每一个毛孔,我们打开自己的每一个器官,历史的笑脸你的眼泪,你的焦虑,对于我们这一切是多么的珍贵!历史是起伏的潮汐,涨潮未必是历史的峰巅,落潮,也不是历史的中断,更不是历史的倒退,落潮之后,必定会有新的潮汐,在历史的潮汐中,她们不可能永远凌驾于浪峰之上,潮头总要把他们打入水中,而那些企图逆流而行的弄潮者,在历史的前提惊天动地的涛声中,她们的呼喊留下了一丝回声,历史将前进,怀旧其中。
  历史保持一种飞翔的姿势,它的目光如雨,将这个历史淋湿!感动那涂涂地累,前面的脚印是另一种形式的沼泽么?
  在这个怀旧的地方历史已驻守多年,蠕动干渴的嘴唇,欢乐和忧伤点不亮的叹息与疲惫,我的心跃跃欲试,但我必须坚持,尽管我与我的对手都是受害者,集合所有的露珠,那在草叶的单眼皮上不停转动的露珠,要新鲜的,圆润的那种……
  如同不缺黑暗一样,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光明,缺的是一颗颗纯洁的凝望的眼睛,唯有那记忆的潮水退去,是什么在现实的沙滩裸露,多想把现在的我交给另外一种陌生的坏境,也许唯有粗粝的噪音,才能把我的生锈的歌吟打磨!面对历史,手掌摊开这最小面积的地图,哪一条指纹是河流,哪一条指纹是道路,上游或者下游,起点抑或终点,我的心柔软如一团棉絮,强大如一帝国.此刻,你可以设置一个陷阱,一些沟壑…….你可以让我流浪,但不可以让我迷路,在没有路的地方,请让我的影子铺开,成一条坦途……
  历史从未离开我们,不曾走远…….